不支持Flash

基层快讯

不忘养育恩 爱心传美德--荆晓玲十余年真情奉养母
[发布时间:2008-08-19 16:27:48 ][阅读次数:1895 次]
    西市区渔市办事处渡口社区水晶宫里82岁的居民于淑英老人逝去有两个月了,但记者来到渡口社区,仍能听到许多关于荆晓玲与养母于淑英50多年间的感人故事。从荆晓玲身上,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了中华民族尊老、爱老、敬老的传统美德。

  走进渡口社区水晶宫里77—1号,记者看到屋里有些杂乱,荆晓玲正在收拾东西,当天就要搬家了。荆晓玲对记者说:“我妈活着的时候说她要是不行了,赶紧从医院拉回来,不想死在外面。我们家去年就该动迁搬走了,但因为我妈一直没搬,现在我妈走了,留在这里伤心,我也不乐再住在这里了,再说周围邻居也搬的差不多了。”

    和荆晓玲唠起来,记者得知了她和养母之间的情缘。

  荆晓玲今年52岁。1958年她出生时,家里非常困难,加上生母大出血,无奈之下,刚出生6天的她就被婚后多年没有孩子的荆焕成、于淑英抱养。虽然不是亲生女儿,但养父母对她的爱是一样的深沉,一口口把她喂养长大。荆晓玲甜蜜地说:“我的童年是在快乐中度过的,养父母对我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扛在肩上怕摔了’。” 荆晓玲小时候体质较弱,一感冒就发烧,养父母经常三更半夜带她到医院看病治疗。荆晓玲成家有了孩子后,于淑英无意中提起她小时候一次半夜发烧,心情焦急的于淑英抱着她直奔医院,当时外面大雨瓢泼,道路泥泞,于淑英几次摔倒跪在地上,即使膝盖摔破了,也没把她扔出去,而是紧紧抱在怀里。事隔多年,和记者提起这件事,荆晓玲仍是泪流满面。

  上初中时,荆晓玲从周围人的眼神中和嘴里知道自己可能是父母抱养的,但懂事的荆晓玲从来不提不问,养父母对她这么好,她怕心事重的养母伤心。在荆晓玲结婚后,身体不好的于淑英怕自己死了荆晓玲不知道身世,就将情况告诉了她。但荆晓玲没有去找亲生父母,她认为生母、养母都一样,养母恩比生母大,今后要加倍报答养父母。

  1991年,为了照顾年迈多病的养父母,荆晓玲在养父母家的前院盖了个平房,并且一直住到今天。1995年7月,荆晓玲的养父去世。没有收入的养母于淑英从此靠荆晓玲赡养。2002年2月,身体一直不太好的于淑英突发脑血栓,虽然抢救及时保住了性命,但从此瘫痪在床,丧失了吞咽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为了照顾养母,从那时起,荆晓玲和养母住在一铺炕上,直到养母去世。于淑英发病后的两个月里,按照医生要求,荆晓玲每两个小时打一次流食、敲一次后背。由于没有吞咽能力,只能从于淑英鼻子里插胃管,难受的于淑英用仅能活动的右手总把管子从鼻子里往外拽,结果把鼻子都拽破了。看到养母这样,荆晓玲心如刀绞,马上请来医生为她针灸,一个多月后养母恢复了吞咽能力。于淑英可以吞咽了,但依然没有咀嚼能力,于是,6年多来,荆晓玲就把饭菜一口口嚼碎再喂养母吃,于淑英一次只能吃三口两口,一天要吃十几次。为了给养母增加营养,荆晓玲就变着花样给老人做饭吃,老人爱吃饺子,她就天天自己包。营养品更是未断过,270元一盒的安利营养粉,于淑英一吃就是两年,后来老人改吃每盒141元的完美营养餐,老人去世后家里还剩半盒,这些相对昂贵的营养品对并不富裕的荆晓玲家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为了让养母更舒适一些,荆晓玲每天给老人做按摩,6年来从未间断,使得于淑英身上没有一点褥疮。荆晓玲用一片孝心和一份耐心报答养母。

  从2002年养母患病开始,荆晓玲所在的工厂活虽不多,但也十分辛苦,加之整日侍奉养母,劳累过度的荆晓玲患了腰椎管狭窄,手术后躺在床上近4个月不能动,花费8万多元,直到今天还有4万多元债务。当时,荆晓玲已被工厂买断工龄,全家靠丈夫打工维持生活,四口之家的生活更加困难了。在此期间,周围的七八位邻居和朋友被荆晓玲的善良和孝顺所打动,主动伸手帮她照顾养母,跑前跑后,使得荆晓玲日渐康复。渡口社区了解到她家情况后,为于淑英办理了最低生活保障金,逢年过节都去慰问这个特困家庭。在老人去世前几天,社区干部到她家走访时,虽然于淑英不能说话,但从她的脸庞和眼神看出她对养女的满意和骄傲。对于社区和周围邻居的赞誉,荆晓玲这样说:“人养咱小,咱养人老,再说养母的养育之恩我更不能忘,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采访结束即将离开荆晓玲家时,记者注意到她的腰有些佝偻,这是因为她做完手术后一直忙于照顾养母,没有得到有效休息。记者说:“现在老人走了,你可以好好休养了。”荆晓玲则说:“这么长时间了,再养腰也直不起来了。”听到她这样说,记者莫名地涌出一缕哀伤,更多的是感动。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